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激光网

激光器

正文

张维岩院士:激光聚变不能仅仅满足于“科技小康”

导读: 张维岩长期从事激光驱动惯性约束聚变大科学工程研究,是我国激光聚变研究主要领导人、技术决策人和工程实施组织者之一。

  张维岩院士,理论物理与等离子物理专家,198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1988年获得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理论物理学博士学位。中科院院士。现任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副院长。

  张维岩长期从事激光驱动惯性约束聚变大科学工程研究,是我国激光聚变研究主要领导人、技术决策人和工程实施组织者之一,在激光聚变靶物理研究以及激光聚变大科学工程的战略目标明确、技术路线选择、组织实施策划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和做出了重要贡献。

  近日,张维岩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要建设小康社会,但不能满足于‘科技小康’。在科技方面,尤其在重大问题上,我们要有科技大国意识。”

  张维岩坦承,现在学术界有一种“向美国看齐”的现象。一些科学家在申请项目时,总会提到美国的做法;开会讨论问题,虽然自己也有创新之处,但总的技术路线却常与美国一样;个别领导在询问进展时,也会问“美国是怎么做的”;当美国的研究出了问题时,“国内一些科研人员马上就开始往回缩了”。

  “我看,跟‘两弹一星’时期相比,我们的精神和勇气还是差了一点。”张维岩说,“中国从1840年以后,在科学技术上一直比较落后,但现在我们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了,相应地就应该建立大国意识。”

  在他看来,有没有大国意识,是一个国家科技是否成熟的标志之一。中国的邻国俄罗斯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拿我所从事的激光聚变研究来说吧,俄罗斯人采用了与美国完全不同的技术方案。虽然这个方案最后失败了,但俄罗斯人却赢得了业界的尊重。有的时候,十次悲壮的失败甚至胜过一次成功。”

  他认为,这样的精神可能从苏联时期就已经扎根在那片寒冷的土地上了。从上世纪中期以来,苏联和俄罗斯航天业就波折不断,屡遭挫败。

  但人们从来没有听说俄罗斯退缩或放弃。时至今日,俄罗斯仍然是世界公认的航天大国,他们掌握了成熟的空间运载技术,也已成为航天器发射次数最多的国家。

  张维岩认为,俄罗斯的精神值得中国学习:“科学本来就是要探索未知,做别人没做过、不敢做的事,不是一味追求所谓的热门领域。因此,科学也更需要容许失败、宽容失败。全国上下都要培养这样的科学精神,形成这样的文化氛围。”

  “有勇气,有智慧,扎根中国现实。这就是我们科技界所有人都应努力的方向。”他最后说。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OFweek品牌展厅

365天全天候线上展厅

我要展示 >
  • 激光工程
  • 研发工程
  • 光学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