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驯服激光--激光界逆势中的一颗新星

2012-12-19 10:43
默菲
关注

  在炬光科技,刘兴胜在一定程度上看到了自己还是个研究员时的理想——产学研一体,“产”即是生产;“学”指的是刘兴胜带的硕士生、博士生在公司里面学习实践;“研”指的是西安光技所以及炬光科技的多项研发工作,其中就有刘兴胜自己参与的课题。

  从2007年发展至今,炬光科技用一系列数字量化了产学研的成果。刘兴胜介绍,炬光科技从2008年开始正式生产,当年度产值为几百万元人民币,到2009年的时候达到2000万,2010年时为3000多万,去年为5000万,今年预计为1亿元人民币。在过去数年的发展中炬光科技做到了在每一个财年都有盈利。而且作为一家高速抢占市场中的创业型公司,它依然保持了较大比例的研发投入,平均年研发费用占到销售额的25%,迄今为止炬光科技申请的专利数达到120余项,获得授权的专利已达40项。

  从赴美博士到今天的高科技创业公司总经理兼董事长,刘兴胜时时调整着自己的职业规划,基本完成了从研发人员到企业家的转变。尤其在炬光科技的这几年,让他品尝到各种在实验室里无法体会的辛苦和喜悦。研发、生产和管理岗位上的经验交织起来,让他愈发地回归自己职业的起点——那个作为科学家的理想和困惑:我们为什么研究科学?

  “搞基础研究的霍金,虽然还没有得诺贝尔奖,但是没有人否认他很伟大;而高锟因证明光纤通信的可能性而获得了诺贝尔奖,也很伟大。”刘兴胜认为,科学研究转化为生产力造福整个人类社会是极其重要的,康宁公司将高锟的理论变成现实,就是最好的例证,也让他体会到企业在这个过程中的强大作用。而如今经理人的身份又给予他新的认知:企业也不能做所有事情,需要所有相关方的通力合作,才能让科学研究挖掘出最大的社会价值。

  这种认识在很大程度上指引了刘兴胜的工作和生活,除了科研和管理企业,他还是个积极的社会活动者:担任中国自然基金委项目评审、西安高新区技术科技顾问;他自己是国家首批“千人计划”的引进人才,现在也是这个项目的评委;此外,在中国光学学会、激光加工专业委员会等机构刘兴胜也保持着积极的参与。各种社会活动都指向同一目的:更好地服务于科研以及成果的转化。而针对自己的那个疑问:“科学家为什么做科研”,刘兴胜通过这种方式给出自己的回答。

  由于在中国高功率半导体激光器领域的贡献,以及在推动科技成果转化、服务社会方面作出的种种思考和努力,刘兴胜连续两年获得国际科学院联盟组织的推荐,在今年和去年两次登上夏季达沃斯的舞台,领取由世界经济论坛颁发的“青年科学家”称号。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