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激光网

激光设备与仪器

正文

楚天激光孙文:捣腾“光” 我很幸福

导读: 27年前的一天下午5点半,夕阳开始染红西方的半边天。孙文一言不发地将桌上的文件收拾妥当后,站在办公室里发了会呆,然后关门离开。

  27年前的一天下午5点半,夕阳开始染红西方的半边天。孙文一言不发地将桌上的文件收拾妥当后,站在办公室里发了会呆,然后关门离开。他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这里工作,已经5年了。

  那年,孙文30岁。而立之年让他有种恐慌,而研究所的工作也越来越让他感到不安。他想出去闯一闯。于是,怀着忐忑和一丝不确定,孙文低调地完成了人生中的一个转折:辞去了令人羡慕的研究所工作,下海经商。

  怀揣着前几年省吃俭用攒下的10万元钱,带着5个兄弟,孙文1985年创办了全国第一家民营激光公司。“只要不亏本就行。”孙文的愿望很简单。至于成为年销售额近10亿元的集团董事长,是他当时想都不敢想的事。

  “我现在很幸福,对当下很满足。”当记者“流行”地问道“你幸福吗”时,孙文点点头,满脸笑意。

  半个“赵慕鹤”

  今年,有本书很流行。书里的主角不是青春靓丽的少女,也非英俊多金开豪车的男子,而是一个101岁的台湾老头。

  老头叫赵慕鹤,89岁时决定去读空中大学文化艺术系,熟识的教授朋友说得很绝:“如果你读完,我给你下跪!”然而4年后,老头顺利修完128个学分,如期毕业了。之后,他竟然又考进了南华大学哲学研究所,跟年纪只有他四分之一的青年人做起了同窗,并以一篇优秀的论文结束学业。

  最近,孙文一直在看这本《悠游100年》,“备受激励,有些方面我跟他很像,但在执着和信念上却和他有很大的差距。参照他,我只能给自己57分,算是半个赵慕鹤。”说起这个不合格的分数,孙文自嘲说,一年只得一分,活了57年,发现很多事情还没做,不敢这么快就让自己“及格”。

  “决定要做什么事情,就要狠一点,否则做不成。”这位老头的格言引起了孙文的共鸣。最初,孙文的楚天光电子公司只有一个20多平米的厂房,既无图纸,又无参照工艺,却要从事“普及型激光”这种与生活相关联的产品。“很难,真的很难。”想起那段时光,孙文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开了公司总不能啥都不干,后来孙文和员工们一边在众多的书中寻找解决方法,一边焦急地等待着订单。

  然而整整一年,孙文都没有接到一份订单。就在所有员工近乎绝望的时候,一条好消息从四川传了过来:希望楚天激光能开发一台激光焊接机。收到这个来自蜀地一家心脏起搏器企业的订单后,孙文和员工们像久蔫的草得到雨水浇灌一般“活了过来”。

  饿了吃方便面,困了直接睡厂房地铺,实验失败了就重新再来……这样没日没夜地工作了3个月后,第一台“中国造”激光焊接机终于试制成功了,而价格也比进口设备便宜了130万元。

  在挣得了7万元的同时,孙文公司的名气也开始慢慢传出。紧随激光焊接机,自行车号牌专用激光标记机、大功率二氧化碳激光切割焊接机等一批批激光应用产品从孙文的公司制造出来。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OFweek品牌展厅

365天全天候线上展厅

我要展示 >
  • 激光工程
  • 研发工程
  • 光学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