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3D打印先驱”尚未道歉 方舟子又与崔永元论战

2013-09-12 00:04
科技潮人
关注

  争议校园生活

  现在,争议发生数月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新一轮的批评和诉讼威胁将这位高调的公司高官置于风口浪尖。辩论的焦点从她的童年转移到了大学校园生活,也即从1978年开始,文革结束两年后。

  傅苹的大学同窗和老师质疑她的成绩单和书中纪录的某些戏剧性情节。其中包括一些至今影响中美关系的议题,例如计划生育、酷刑、言论自由和中共官员的迫害令。

  傅苹表示,她愿意为书中的一些错误道歉,她将其归咎于记忆失准和编辑失误。她还表示,愿意与苏州大学调解,以避免打官司。

  书中描写的一件事情尤其激怒了她的批评者——校方曾用手指检查女学生的经期,以执行计划生育政策。

  “我愿意为(苏州大学)野蛮检查女学生经期的说法发表公开道歉信。”她说。傅苹今年2月告诉《纽约时报》,出版前,她曾试图纠正几处叙述错误。她说,不是校方人员用手指检查,而是女学生用自己的手指检查有没有经血。

  根据傅苹回忆录的说法,作为“红枫社”的社长,她因为发表批评中共腐败的“大胆而犀利的文章”惹怒了时任领导人邓小平。数年前复出政坛的邓小平与学生刊物的编辑代表开会时,朗读了她的文章,明显表现出不满。

  “校方拘捕并审问了杂志社团的所有学生。”她写道,“作为主编,我要负主要责任。作为惩罚,我的一生都留下了一个污点。”

  这还没完。傅苹写道,她被人绑架,并驱逐出大学,因为她写了一篇关于计划生育和重男轻女导致农村杀婴的论文。

  傅苹还写道,她没有完成学业便被迫离开苏大,校方还叫她离开中国。她1984年赴美,在新墨西哥州大学学习,后来转到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学习计算机专业。

  “只是记忆不同”

  不过,苏州大学校方向记者们展示了数十份文件,包括傅苹完整的成绩单,证明她从未研究过或写过关于弑女婴的论文,也没有因为在学生刊物发表作品而遭到惩罚或拘捕。

  “所谓的拘捕和审问是虚构的。我很气愤她撒这种谎。” 傅苹原班主任倪钧强说。现年63岁的倪在苏州经营一家高科技公司。他说,傅萍经常缺课,他曾屡次向学校建议记过。

  六月末,也即上周,傅萍通过电话接受了采访,承认书中某些细节不准确,“当时红枫社没人被捕或入狱。我们当时承认了错误并表示悔过。”

  她还说:“我写了部回忆录,那是我(30年前)的回忆。如果有人说他们的回忆不一样,我不会说他们的错。这只是记忆不同。”

  不过,学校的调查揭开了旧伤疤。刘的同班同学刘卜春(音译,Liu Buchun)指责傅苹假冒了他因为批评中共而遭受政治迫害的经历。刘说,他才是1979年在班级党支部会议上发表演说质疑中共教育方法的人。

  刘现在是一位高校退休教师,他说,他和当时的几位学生编辑因为刊登这篇演讲而遭到打击报复。刘表示,这影响了他的一生。但傅苹既没有参与撰写,也没有编辑刊登这篇演讲,更没有因此而遭到惩罚。

  “纠正文革错误是必要的,但不能像傅苹那样造假。”刘说,“谎言没有报复的力量。自我吹嘘的谎言更让人鄙夷。”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