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2013年国家科学奖获得者张存浩:追寻那束光

2014-01-12 00:01
一分日元
关注

  “张存浩先生在物理化学界受尊敬的程度在整个会议期间都可以感觉得出来。有的人虽然也很重要,也身居高位,但不见得能够得到同样的尊敬。”这是一位年轻学者在6年前参加全国化学动力学会议庆祝张存浩院士80华诞活动的后记。

  这位让后辈科研人员心生尊敬的老者如今已86岁,1月10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他从国家主席习近平手中接过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证书。盈盈的笑意溢满了岁月在他脸上刻下的深深沟壑。他开创了我国化学激光研究,使其从无到有,在国民经济、军事等领域发挥作用,并与其他学者一起开创我国分子反应动力学研究。

  他是一位一生追光的科学家。他追逐的是那束激光、也是科学的真理之光,更是用科学技术改变国家命运的梦想之光。

  战火中深埋追寻之光

  姑父姑母献身祖国教育和科学事业的举动, 以及强烈的民族自豪感,都深深地影响着少年张存浩。

  张存浩一直记得福建长汀的那一束灯光。那是中学时代,他与姑父姑母夜晚读书时共用的一个灯泡发出的微弱光亮。

  张存浩的家世让很多人觉得传奇。他的祖父是清朝最后一个两广总督,外祖父是清末民国时一位大军阀,伯父、父亲都曾留洋海外,伯父在哈佛大学学市政,是著名的市政建设专家,姑姑张锦23岁在美国获化学博士学位,是我国较早的有机化学女博士,姑父傅鹰是我国著名化学家,首届学部委员,叔叔张镈是著名建筑师,人民大会堂的设计者。

  1928年张存浩出生在天津,与父母一起度过美好的童年时光。但平静的生活在1937年被日军的枪声打破。张存浩回忆:“母亲读书不多,但很有民族大义,她不愿让自己的长子在沦陷区接受日本帝国主义的教育,便与姑父姑母商量能不能把我带到重庆后方去生活。”

  早年从美国学成回国的傅鹰、张锦夫妇抗战期间辗转任教于重庆大学、福建大学。从1937年8月起,9岁的张存浩便随姑父姑母开始了数年的抗战流亡生活。傅鹰、张锦将张存浩带到自己身边,极尽教育启蒙之责。从他们身上张存浩较早接触到了科研生活。姑父姑母献身祖国教育和科学事业的举动,以及强烈的民族自豪感,都深深地影响着少年张存浩。

  一天晚上,三人同在灯下看书,张存浩正看英文,姑父问他:“你为什么不多花点时间在中国文字上?”随后,傅鹰便情不自禁地讲开了,说中国文学和文字有很深厚的基础,我们不能只注意外国的,一定要把中文放在前面,放在第一位。听完姑父的话,想着正被侵略者践踏的祖国和大批与姑父姑母一样用生命坚守的中国文化根基的学者,热血的张存浩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1943年,15岁的张存浩考入厦门大学,次年转入重庆中央大学,1947年毕业。1948年赴美,1950年,22岁的张存浩获美国密西根大学化学工程硕士学位。此时,太平洋的另一边,朝鲜战争开战,张存浩发现自己一夜之间成了同学们口中的“feo(敌人)”,美国报纸的头条也将中国描述成敌人,他觉得没有必要再在美国待下去了。张存浩做了第一件人生中叛逆的大事:违背姑父姑母让他在美读完博士的意愿,自作主张提前回国。1950年8月送走回国的姑父姑母,他便买好了下一班回国的船票,10月启程回到刚刚建立一年的新中国。

  树立为国家需要研究的信念之光

  几十年的时间张存浩的科研经历了三次“转行”, 在心中总有一束光在牵引着他,那束光就是国家需求。

  “我一回国就是抗美援朝,我的很多同辈都有相同经历,应该说对我们有时代的要求,拿国防研究来说,不是你愿不愿意做,而是你必须做。”张存浩这样回忆自己的科研生涯,几十年的时间他的科研经历了三次“转行”,在心中总有一束光在牵引着他,那束光就是国家需求。每次“转行”他都竭尽全力,做到尽善尽美。

1  2  3  4  5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