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创新团队三代人接力攻关激光陀螺43载

2014-06-23 09:02
FlappyBird
关注

  43年前,科学家钱学森将激光陀螺的技术原理写在两张小纸片上,郑重地交给了国防科大人。43年后的今天,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激光陀螺创新团队不负重托,在院士高伯龙带领下,三代人接力攻关,将纸片上的“梦想”变成了现实——我国成为继美、俄、法之后世界上第四个具备独立研制激光陀螺能力的国家。

  激光陀螺,又叫环形激光器。它利用物体在惯性空间转动时正反两束光随转动而产生频率差的效应来感测其相对于惯性空间的角速度或转角。在加速度计的配合下,激光陀螺可以感知物体在任意时刻的空间位置,在航空、航天、航海特别是军事领域有重大应用价值。

  初夏,在湘江之畔的实验室里,该校激光陀螺研究所所长罗晖自豪地介绍:目前,团队研制的激光陀螺已形成多种型号的批量生产能力,产品应用范围已覆盖陆、海、空、天多个领域,有效提升了我军精确打击能力。

  激光陀螺,被誉为惯性导航系统这顶皇冠上的“明珠”,是让战机突防能力更强、舰船跑得更远、导弹打得更准的核心部件。激光陀螺虽“小”,却集成了光、电、机等诸多尖端高科技,考量着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上世纪60年代,美国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台激光陀螺实验装置,引发了世界光学领域一场技术性革命。上世纪60年代末,我国一些科研单位也开展过这项研究,但终因种种原因而放弃。1971年,着眼未来我国国防战略需求,国防科大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开始了艰苦攻关。

  创业之初的团队什么都没有。“就连铁架子、点焊机、高压电源这些最基本的器材都是自己做的。”退休高级工程师丁金星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不无感慨。

  更为要命的是,他们连制作激光器用什么材料也不知道。

  再难也要做!中国工程院院士、时任团队负责人高伯龙和他的同事没有却步。没有实验场所,他们把废弃食堂改成实验室;没有软件,就自己动手编程;不懂工艺,就向工人师傅学习;经费不足,就利用废弃的材料自己造设备、搭平台……

  “别人能干成的,我们也一定能干成。”一次次艰苦鏖战,突破了一项项理论研究难点,攻克了一个个技术工艺难关。43年来,他们怀着强烈的创新自信,以“拼命三郎”精神攻克了一个个常人无法想象的难关,在荆棘密布的科研荒野上闯出了一条新路:1976年,高伯龙撰写的《环形激光讲义》一书出版;1984年,成功研制激光陀螺实验室样机;1994年,我国第一台激光陀螺工程化样机诞生,我国成为继美俄法之后世界上第四个能够独立研制激光陀螺的国家;2000年,首条激光陀螺生产线建成……从无到有、从有到强,他们创造了我国激光陀螺技术领域里数项“第一”,其精度和可靠性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几代国防科大人的青春和热血化作令国际科技界惊羡的强军之“光”。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