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对话“中国激光之父”:王之江的逐光故事

2014-06-25 09:17
科技潮人
关注

  1960年,世界上出现了第一台激光器后不久,王之江就在《科学通讯》撰文,阐述激光问世的科学意义及其发展前景。这也是我国有关激光的第一篇论文。

  紧接着,仅用10个月的时间,结构上更为创新的中国第一台激光器,就在王之江领导下诞生了。彼时年方而立的他,俨然成为中国激光事业的开拓者。

  半个多世纪过去,84岁的王之江院士早已被公认为“中国激光之父”。上海,中山公园旁简陋的茶室一角,老人的“逐光往事”伴着茶香袅袅。

  有幸成为王大珩的学生

  “家住前北岸,每天都要穿过教堂和孔庙去上学。”少年郎,背着书包上学放学路上,和玩伴们嬉闹是一天最开心的事。读高中之前,王之江“并不是个用功的孩子”。

  省常中的三年高中,“才略微咂出些念书的滋味。而老师也格外重视对学生自学能力的训练。”名校名师绝非浪得虚名,这三年,“金品老师的几何、冯毓厚老师的代数、张式之老师的化学……听他们的课,既得到逻辑的训练,更是艺术的享受。”而英文教材的大量使用,更让王之江终身受益。王之江提及的那几位老师,后来都相续调往省内几所高校成为知名教授。

  名师出高徒。王之江所在的1948届省常中仅3个毕业班,后来竟出了4位院士——除了王之江,还有中国工程院院士、病毒基因学家侯云德,中国工程院院士、光学家薛鸣球,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经济学家周叔莲。

  1948年高中毕业后,王之江考取了无锡江南大学,这是无锡富商荣德生创办的一所私立大学。“在那学了一年,发现自己对化学并没有多大兴趣。”翌年,王之江远赴东北,去大连大学应用物理系求学。那一年,他与我国近代光学工程的重要学术奠基人王大珩结缘,成为王大珩创办的大连大学应用物理系的第一批学生。这批学生,后来大都成为新中国第一批物理技术骨干。

  在大连大学,王之江逐步确立了自己的治学立场。有一次,担任助教的何泽庆老师(钱三强夫人何泽慧的胞弟)在上辅导课时,给同学们发张白纸,让大家写出自己的读书、学习方法。何老师解释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是做学问成功的不二法门。”王之江深受启发,在以后的学习和工作中,特别强调“学、然后知不足”,不断改进、更新学习和工作方法。他至今仍为何老师后来跌宕的命运唏嘘不已:1957年,何老师在报章发表了《论思想僵化的形成》一文,“反对不按事物发展的本质去思考而是按固有的定式去思考”,从此一生就被这篇文章断送了。

  王之江说:“最高明的老师就是让你学会方法。”他至今认为“何老师的独立思考态度影响我一生。”

  领衔研制中国第一台激光器

  作为王大珩的第一批“种子选手”,1952年就提前毕业的王之江随王大珩来到了长春,参与创办中科院仪器馆(“中科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所”前身)。长春光机所,后来被人戏称为“中国四大‘光机所’和‘光电所’的‘祖父’。”

  创业的头几年,长春仪器馆在中科院系统并不显得有多出色。一直到1958年,他们在国内率先研制出电子显微镜、高温金相显微镜、多臂投影仪、大型光谱仪、万能工具显微镜、晶体谱仪、高精度经纬仪、光电测距仪等8种具有代表性的精密仪器和一系列新品种光学玻璃(通称“八大件、一个汤”),开创了我国自行研制光学精密仪器和熔炼光学玻璃的历史。

  也就在“八大件”问世的这一年,王之江率先在国内开办了“光学仪器设计”培训班,连续办了两年,共培训了200多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目前国内这个领域的拔尖人物,几乎全都出自王之江门下。后来被赞誉为“知识分子优秀代表”的蒋筑英,其时正投在王大珩门下攻读研究生,因王大珩事务繁多,蒋筑英更多时间是被师兄王之江带着。

  “光学设计,是现代光学仪器的灵魂。”现代光学仪器的研发,离不开成熟的光学设计思想与精细加工技术,王之江第一个打开了国人在这个领域的视界。他在上世纪60年代出版的《光学设计理论基础》一书,就已经形成了全新完整的理论体系,奠定了中国光学设计理论的基石。他在光学设计方面,不仅发展了象差理论和象质评价理论,还完成了大批光学系统设计。

  在长春光机所,为人耿直的王之江奉科学为真理,敢于发表不同意见,在政治运动中成为批判目标。德高望重的王大珩得知后,立刻跑到吉林省委找到宣传部长,拍着胸脯说:“我以老师的身份担保王之江绝对没有问题。”那位宣传部长被他感动,说:“我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好老师。”

  知遇之恩,唯以钻研技术回报,王之江一头扎在自己的专业领域。1960年,美国研制成功了世界上第一台红宝石激光器,揭开了激光科学技术的序幕,也吸引着中国光学科研工作者开拓这一富有生命力的科学领域。如果单纯模仿外国,条件并不具备,王之江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经过一次次理论设计和推导,提出了球形聚光器的方案,接着又解决了红宝石的平度和平行度问题。

  1961年9月的一天深夜,随着激光器的正常运转,一块桔红色的明亮光斑耀入了人们的眼帘,我国激光技术的第一枝花朵绽放了。它虽比国外同类型激光器的问世迟了近一年,但在许多方面有自身的特色,特别是在激发方式上,比国外激光器具有更好的激发效率,这表明我国激光技术当时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自此,王之江被人们称为“中国激光之父”。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