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周良带领C919团队多次突破 首用激光成型件加工中央翼缘条

2015-10-30 11:01
论恒
关注

  “也不能说‘追逐大飞机’,我们做飞机的,就愿意围着大飞机转。” 随着首架C919大型客机总装下线节点的临近,作为副总设计师的周良道更忙了。

  从西安到上海,47岁的他先后出任了我国新时期两个历史性、开拓性喷气客机项目——ARJ21新支线飞机和C919大型客机的副总设计师。他的梦想是“让蓝天上飞行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喷气客机”,而他和他团队孜孜以求的就是“为这些中国大飞机锻造强健可靠的体魄”。

  我们在中国商飞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的单位食堂见面。戴副眼镜、脸有点黑,周良道一看就是典型的搞技术的工程师。匆匆吃完中饭,他不好意思地说:采访的时间很紧张。下午正好我们团队要开个例行的技术讨论会,干脆,你跟我一起开个会吧。

  记者欣然答应。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例会一开就是四个小时,而且节奏十分紧凑。

  你肉眼看到的飞机,除了发动机之外,都是我们负责的

  周良道的办公室其实是一个小会议室,用一张纸写上名字贴在玻璃门上。他有自己的办公室,但为了和团队离得近一点,能经常把技术负责人找来讨论商量,就在小会议室呆下了。

  去年9月19日,C919大型客机在刚刚落成的中国商飞浦东祝桥总装基地开始结构对接,打响了总装“第一枪”。这一枪,凝聚着周良道和他的团队6年多的艰辛和心血。

  2008年7月,40岁的周良道由ARJ21—700飞机副总设计师转任C919大型客机副总设计师,负责C919机体结构、强度、标准材料等方面的研发工作。

  “你肉眼看到的飞机,除了发动机之外都是我们负责的。”大到舱门,小到各种密封件,飞机的总设计师要对各个环节了如指掌,甚至能细到机身的每一个平方厘米。“动辄几千项,自己不了解,怎么去让生产商去生产自己需要的东西?”周良道说。

  C919大型客机机体结构一共2220个模块,这2220个模块背后,则是更庞大的设计输入分析、结构布置协调、系统协调、强度评估等一系列繁琐、细致甚至不断反复的工作。作为专业副总设计师,周良道在这2220个数模的审核、发放中担任的是最后的“总闸门”角色。考验的不仅是能力,也是心力和精力。

  6年多来,他带领团队开展了飞机结构方案论证及设计、关键技术攻关与研发试验、强度分析方法验证及对结构设计方案的强度分析与评估等工作,完成了概念设计、初步设计与详细设计,保证了C919结构方案的先进性与安全性,也保证了C919结构全面进入试制和部装。

  很多人发现周良道的审批流程、回复邮件都是在半夜甚至凌晨发出的。尤其是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机体结构生产数据陆续发放到制造商,周良道深入全国各大飞机制造厂的车间厂房,到一线处理研制过程中的问题。他常常是今天还在西安的装配现场,第二天一早就出现在了成都的技术会议上。

  之前的东西都在纸上,现在成了现实,就感觉像自己的孩子一样

  结构、强度、材料,这些术语对应的其实是安全、可靠和耐久。

  “我管的就是这些东西:保证飞机安全可靠,在未来具有竞争力。”周良道说,但难就难在这里。竞争力是航空公司愿意买、乘客愿意坐,体现到技术指标上,对结构设计、材料制造等来讲,首先要安全,但这还不够,还要好维护、制造成本低。“这就需要我们进行创新,使用新材料、新工艺、新方法。”

  飞机的静力试验是飞机适航取证必须翻越的一座大山,翼身组合体项目则是在C919飞机全机静力试验前最关键的大部件试验,对确保C919大型客机的研制工作顺利进行意义重大。

  C919大型客机翼身组合体是全尺寸大部段,在国内民机设计中尚属首次。C919大型客机各项设计技术指标都要求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其设计难点之一为翼身对接区域结构,这个结构非常复杂,对参研团队是巨大的挑战。周良道带领参研团队,克服翼身组合体试验件与产品试验件生产任务高度并行的挑战,如期实现了项目的一个又一个节点。在实现目标确保节点的同时, C919飞机翼身组合体大部段在核心制造技术上实现了多项突破:首次在国产机型上采用激光成型件加工中央翼缘条,首次采用铝锂合金材料加工机身蒙皮,首次采用20毫米超厚机翼蒙皮数控喷丸成形技术……

  周良道很少拍照。当天晚上,在车间里,C919的机翼跟机身进行对接。庞大的机身先吊起来,然后两个机翼再插上去。那一刻,连设计这架飞机的周良道都感叹“这么漂亮的东西!”他一口气拍了好多照片。

  “之前的东西都在纸上,现在成了现实,就感觉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周良道说,C919大飞机的每一个成就都有大家的心血和汗水,每一个成就都让自己感到欣喜。

  我们走出去就说自己是大飞机人,感觉很自豪

  现代民用飞机产业,市场上竞争的是飞机、是服务,背后比拼的则是一整套产业体系。这套体系包含设计规范、技术标准,包含材料、工艺,也包含人才、经验等。我国新时期民用飞机产业发展之所以艰难,根本上就在于体系的缺乏和薄弱。

  无论ARJ21—700飞机项目还是C919大型客机项目研制,都受制于此。反过来看,这又为完善现代民用飞机产业体系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但要实现这一历史性的转化,需要项目参与者具有高度的“历史自觉”——周良道和他的团队就具有这样一种强烈的“历史自觉”。

  在C919大型客机结构设计中,周良道带领团队边研制边摸索,倾注心血形成了11份结构及强度专业顶层文件、16项基础标准、28份标准化顶层管理和控制文件以及设计数据库1套。这些技术文件的建立,既为C919的研制提供了坚实保障,也为我国喷气客机结构强度专业的快速提升夯实了基础。

  “我们设计飞机,不仅仅着眼于C919。C919建立起这样的规范后,以后大家在飞机设计上都能用上。”周良道说,这其实也是对团队培养的一个好方法。“每个人都来写规范,等于是走一步、留一个脚印,固化下来后不断完善技术体系的同时,团队体系也起来了。”

  在团队中,周良道称得上是良师益友。年轻人喜欢称呼他“道总”“周包头”。他鼓励年轻人抢担子、挑担子,几年间结构、强度、标材等专业的一大批青年骨干成长起来,整个大团队也由2008年组建时的不到300人壮大为目前的600多人,成为ARJ21—700飞机和C919大型客机研制的主力军。

  “我们走出去就说自己是大飞机人,感觉很自豪。”不过,周良道对孩子有点愧疚,因为工作太忙陪伴孩子成长的时间太少。“现在的工作状态,有点放弃生活。总是一直以为‘过两个月’就好了,但两个月后还是这样。希望通过我们这一代的努力,让这种状态未来不再成为常态。”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