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HLD能否搅局激光投影大势?

2017-05-22 11:22
木中君
关注

纵观整个电子产品市场的发展阶段,我们不难看出,投影机还没能走出产品演化过程中自我重塑的历史阶段。打个简单的比方,这就好比我们还处在手机的电阻屏时代:用着价格昂贵、必须用指甲才能点触控制的屏幕,但却不得不为了更好的应用体验而买单。往前迈进一步,就是智能手机的春天,往后倒退一步,就是整个行业难以前行的困局。技术成为投影行业发展的关键。

投影机产业的未来在哪里?很多人说激光已经是大势所趋。但是,另一个技术路线分支,HLD也没有闲着。2017年以来,已经有明基、日立、宝视来、NEC等推出相应技术的产品,并涵盖家用、教育、商用、4K和工程产品线。

HLD是什么,如何来搅局

HLD的定义是2015年飞利浦给出的。英文全称是High Lumen Density,字面直译为“高流明密度”。不过,业内对其给出的名称更为实际,即高亮度LED光源。

或者说,HLD就是高亮度LED的缩写。其采用崭新的发光晶片和封装技术,大幅提高了发光能量密度和散热性能,并通过更大尺寸的晶片和多晶片技术,实现更高的总亮度输出。

2015年飞利浦首次推出HLD产品和概念。此后不久另一家LED光源,也是传统投影光源巨头欧司朗亦推出相似规格的产品。这些高亮LED光源的研发过程主要从2013年开始,并在2014年取得关键成绩。2016年,部分厂商抢先推出HLD光源投影机,影响较大的品牌是日立。同时,包括奥图码、明基等企业亦展出HLD光源的概念产品。2017年,则有更多厂商加入这一阵营。

目前,HLD光源,即高亮LED光源能够实现从1000流明微投到6000流明工程投影的亮度输出。其核心光源RGB三原色总亮度输出最高在15000-20000流明左右。技术上足以满足超过整个投影机市场85%的产品应用需求,并成为投影新光源除激光之外的另一个选择。

国际市场,投影品牌或将“必须布局”HLD

在高亮HLD光源市场,不得不提的一个重要事情是:飞利浦和欧司朗都是欧洲企业。或者说,二者一定会努力推动欧洲市场接受HLD光源产品。对比之下,激光光源则更依赖于亚洲市场。

业内人士对此指出,激光光源从全球布局看,面临着“欧洲安全”可接受性问题。在中国,激光光源已经成为普遍认知的投影新技术。虽然高亮度激光是“危险”的技术,但是,在应用于投影机的过程中,激光被从光源开始的至少5层光学系统处理,在投影机外面已经“难觅踪影”。或者说激光投影只是“开始于激光”,其结束早已经不是激光。这足以保障产品使用的安全性。

但是,欧洲市场的产品安全标准更涉及“意外情况”。比如投影机损坏。这种情况下,激光和HLD给人的“安全性”就可能存在巨大的差别。因此,很多在欧洲市场强势的品牌均对HLD表示了好感。

对于投影厂商,HLD光源还具有另一个优势。即它是RGB三原色光源,这与目前的激光荧光技术,实际上是蓝色激光光源、产品设计必须依赖色轮技术,形成了显著差异。这种差异,在3LCD投影技术上显得格外明显。传统的3LCD投影机不需要色轮。这使得直接应用HLD光源与应用激光荧光色轮技术比较,对于3LCD投影机而言,产品复杂度截然不同。或者说,现阶段而言HLD比激光更适合一般亮度的三片式投影系统。

同时,从技术角度看,HLD光源亦不需要激光光源的特殊安全防护、扩束和散斑处理。这一点有助于降低产品设计的复杂性。

正因为以上原因的存在,HLD光源几乎成了国际巨头的“必选”——因为,很多国际投影巨头往往拥有DLP和3LCD两个技术线,并在欧洲市场有着广泛的传统利益。而且考虑到为消费者提供一个差异性的选择,HLD也是不错的方向。即便在激光已经被广泛接受的国内市场,HLD也依然具有一些“粉丝”。

HLD和激光的“时间差”——很重要的竞争点

对于HLD这种新技术,在国内市场的布局,首要的问题是:晚于激光三年。即一个新萌芽的技术,要面对另一个已经初步成熟的产业。这使得HLD先天的具有了“市场短板”。

但是,HLD在“时间差”上也不是完全没有优势:第一,高亮LED可以从微投行业找到支撑点。即目前微投市场基本被LED光源垄断,微投产品也在向高亮化发展。作为家庭和个人影像产品的提供者,微投厂商不会甘愿放弃“真正的私家影院”和“投影电视市场”。虽然亦有微投品牌选择了激光光源作为高亮路线图,但是HLD可能成为另一些品牌的差异化玩法。

第二,从投影显示光源技术看,RGB三原色是自始至终的追求。HLD是满足这一标准的光源系统。而目前的激光光源还停留在蓝色激光+荧光色轮阶段。即激光的时间领先,具有“发展中”的特色。在终极的RGB方案愿景中,激光并不具有领先优势。所以RGB三原色的普及,可以成为HLD的又一个玩点。

第三,本土投影市场还处于创新品牌层出不穷的时期。国际投影市场,亦有二线品牌希望在新技术时代能够“上位”。对于这些品牌,已经比较成熟的激光,具有荧光色轮的专利壁垒。甚至,对于一些国际巨头,这都是一个重大问题。目前,这方面已经产生知识产权纠纷和诉讼案例。但是,采用HLD光源,却不需要在这方面担心。一方面HLD的供给至少包括飞利浦和欧司朗两个品牌;另一方面飞利浦和欧司朗是传统投影汞灯光源的主要供应商,具有多年历史合作的良好信誉积累。同时,激光光源亦绕不过上游半导体器件供应商的钳制。

同时,从另一个层面,即激光投影的绝对市场份额看,该技术虽然十分火热却并没有在任意单一投影市场,或者应用形态上取得较大份额优势。即便在国内最火的激光工程产品上,激光也没能在工程应用中取得绝对份额上的优势。尤其是在国际市场,投影新光源的方向尚无既定路线图。所以,从全球竞争看,HLD不仅有欧洲市场的区域接受优势,亦与激光在同一起跑线上。

投影新光源“选边站”和“不选边站”的学问

在投影新光源上,既有激光的坚定支持者——以本土的创新品牌居多。也有HLD和激光的双选择品牌,比如明基、NEC、日立等。

如果对此归类,可以发现新光源品牌分布的整体特点是:新秀企业往往钟情单一技术——这是由新秀企业的实力、市场能力决定的,他们很难走“全面技术路线图”。传统国际大佬往往“多条腿”走路,不做技术性站队,而是把不同技术路线作为差异化的产品供给。

这种品牌格局形成的市场竞争局面是,选择HLD的品牌多数对推动这一技术不具有“极端热忱”。虽然这一阵营国际大牌多,却都是多条腿走路,玩的是“万全之策”。然而,激光阵营更多的是创新品牌,他们需要一个价值支点和企业概念形象。这使得,这一阵营虽然整体实力要弱,却能够“全力以赴”的推动激光普及。

正是这种差异,使得HLD产品并没有由于支持者多是国际巨头而显得整个阵营名声大噪。反而是,激光阵营的全面的、集中的市场攻势,更容易树立新技术的形象和市场认知。

当然,如果在欧洲市场、以及部分消费者心目中激光的“安全性”疑虑始终得不到解决,任何一个想持续做大市场、走向国际市场的品牌都绕不开HLD技术。这是作为HLD的倡导者飞利浦为何在激光爆火的时代,却依然能够“闲庭信步”式的对HLD战略稳扎稳打的原因之一。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