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追记高伯龙院士:让中国的激光陀螺耀眼世界

2017-12-11 14:29
科技践行者
关注

依稀仍见“扫地僧”

——谨以此文追记我国著名理论物理学家、激光物理专家、中国工程院高伯龙院士

2017年12月6日的长沙,天阴沉沉的。刚刚吃过午饭,就收到北京刘教授一条微信,仅简单几个字“高伯龙院士情况?”我的心“咯噔”一下,因为我知道高伯龙院士已经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了好长一段时间了,难道……我不敢想下去,慌忙给唐主任打电话。电话一接通,他好像早知要问何事,还没等我开口就低沉地说:“高老走了。”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但我还是很难相信这一切。我忍着悲痛给他的女儿发去一条慰问微信,很快收到回复:“谢谢!因为爷爷(女儿对他的爱称)传记的缘故,大家结缘。您现在是绝对的高伯龙专家,也是第一个来电慰问的人。再次感谢!现在需要一张爷爷的穿军装的照片,您手里现在有合适的吗?”我赶紧放下手里的工作,在电脑的照片里挑选起来。望着那一张张个性鲜明的照片,泪水止不住流下来,脑海中依稀浮现出高老那似“扫地僧”般超凡脱俗的身影。

高伯龙教授在进行科研工作(摄于1990年,长沙)

常年一身黄布军装、一双草绿胶鞋,永远带着几分消瘦、几分倔强,仅看外表绝不会有人把他与院士、大师这些称谓联系在一起,但熟悉的人却无不对他充满敬佩,正是这个看似普通、毫不起眼的“扫地僧”,凭借其深厚的“绝世内功”,用半个世纪的默默坚守、不懈攀登,让我国的激光陀螺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绽射出耀眼的强军之光。

高伯龙院士在测量膜片质量

个人志向必须服从祖国需要

高伯龙走进激光陀螺领域,固然有许多必然条件,但也有许多偶然因素。他并非一开始就目标明确地定在激光陀螺研究上,而是一些非他所能左右的因素促使他走上了这条充满艰辛而又铸造辉煌的开拓之路。但无论是哪一条路,报效祖国、服务人民始终是他奋斗的初心。

高伯龙受他父亲高元勋影响很大。高元勋,毕业于南洋大学(现上海交通大学),曾任广西省立工程专门学校校长,后任民国“广西三杰”之一黄绍竑的秘书。出生在这样一个书香门第,他从小就耳濡目染。父母对其期望甚高,要求“事事要强”,使他从小就形成了不甘平庸、追求卓越的品格。特别是高氏家族祖辈们的报国壮举时刻激励着他,爱国报国思想在他很小时就深深扎根。虽然少年求学时辗转多地历尽坎坷,但这种信念始终支撑着他刻苦学习并一直名列前茅。

他自小对数学物理兴趣浓厚,立志做一名科学家科技报国,特别是他9岁时经历的一件事,更加坚定了他这个志向。时值抗日战争爆发,有一次日机来轰炸,大家躲到防空洞中,十分恐惧,忽然一个小孩子吓得哭了起来。旁边的人立即说,再哭让飞机听到了发现我们,就会扔炸弹。那时人们根本不知道在飞机上是听不到哭声的。小孩子的妈妈只好用手紧紧捂住小孩的嘴,没想到时间一长,竟给捂死了。这是高伯龙幼小的心灵里终生难忘的一幕。看到日本飞机毫不受阻地飞来飞去,高伯龙的心里充满了愤懑,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科学救国!

在1947年报考清华大学时,他思虑良久,最终选择了物理系。他认为“物理学家必兼数学家”,并把成为一名理论物理学家作为自己奋斗的目标。在清华物理系这一国内物理学界的顶级科学殿堂,在名师大家的谆谆教诲下,高伯龙发奋苦读,打下了坚实的数理基础,毕业前被评为“学业优秀毕业生”。

2001年,高伯龙院士与团队部分成员在一起。

临近分配,他在毕业分配志愿书上填写“清华大学”“研究院”“研究生”,学校做出的推荐意见也是“宜于做研究”。按照他自己的想法,这些去向都有助于其深化理论物理研究。然而,当宣布结果时,他却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应用物理研究所,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因为无法从事自己喜爱的理论物理研究,高伯龙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他几次协调想调到近代物理研究所都没有成功,只能把精力用在深厚物理理论基础上。

恰在这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简称“哈军工”)成立,从全国选调高水平教师,虽然高伯龙并不主动,但选调人员还是因其业务水平过硬一下子就看中了他。高伯龙到“哈军工”后从事物理教学,那里学生特别喜欢提问,对此有些教员很怕学生提问答不出,但高伯龙是有问必答,在学生中渐渐出了名,都说来了个“厉害老师”。虽然如此,高伯龙还是想离开,而中科院一直是他心目中从事理论物理研究的理想之地。

1956年中科院招收研究生的时候,高伯龙兴奋地报名参考。而当时“哈军工”迫切需要像高伯龙这样的高水平教师,如果他读研离去对学院教学工作将是一大损失,于是不同意他报考。性格倔强的高伯龙就自己偷偷前往北京应试,结果以考分第一名的身份被中科院录取。高伯龙自己拿着行李就去报到,被“哈军工”领导知道后,连夜派人追到北京把他“押”了回来。后来“哈军工”派人找到中科院领导协调,说“哈军工”急需人才,中科院不能从这里挖人。同时,哈军工首任院长陈赓大将亲自出面做高伯龙工作,高伯龙读研最终没有成行。但回中科院从事心爱的理论物理研究这种想法高伯龙持续了有20年,却始终未能如愿。

1975年,全国高校下发通知,撤销基础课部。7月,高伯龙和其他6名物理教研室的教员被分派到激光研究室。初闻此信,高伯龙很是想不通:理论物理是他的挚爱,从事物理基础课教学有利于研究理论物理,而理论物理研究则会反哺物理基础课教学。因此,他不想离开物理教研室,没有实现后又想在物理实验室留守,最终也未能实现。

经过半生坎坷经历,高伯龙深深意识到,一个人的主观想法必须跟客观实际相符合,个人志愿不能凌驾于国家需求之上,真正的爱国应该是把自己的前途命运与国家利益密切结合,应该符合国家的需要。既然组织已经把他分到这个岗位、需要他干这个工作,如果还总想着另外一种工作,这必然引起主观跟客观的矛盾。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明明生活在高山上,却不想学爬山而想学游泳,这样具有根本性的缺陷”。也正是从那时起,他自觉将个人追求毫不犹豫地标定在祖国的需要上!

几十年后,当我与高老交流,他回忆起那段经历,深有感慨地说:“搞激光,对希望从事理论物理研究的我来说,也许是个损失,更是我事业上一次艰难的选择。虽然这一选择异常艰难,但我最终还是迈出了具有决定意义的一步。”

1980年1月高伯龙教授在使用DF透反仪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