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超快激光新秀——华创鸿度创始人专访

第20届慕尼黑上海光博会刚刚落下帷幕。尽管受疫情影响本届光博会延期接近四个月,但我们也见证了不少企业的初次亮相,可谓惊喜多多。在众多激光新秀中,OFweek激光网发现了位于安徽合肥的超快激光器初创公司——安徽华创鸿度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并对华创鸿度总经理束庆邦进行采访,以期能了解更多超快激光器的发展方向。

成立背景:落户新一线城市 借势合肥共创机遇

华创鸿度成立于2019年4月,总部位于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尽管合肥被网友戏称为“存在感最低的省会城市”之一,但合肥的竞争力并不低。2019年合肥的GDP总值已经达到了9409亿元,经济增长的速度在全国之中名列前茅,其中全年工业增加值增速为8.6%,分别高于全国、全省2.9和1.3个百分点。2020年,合肥被评选为新一线城市,将为各行各业的发展提供更好的舞台。

束庆邦向OFweek激光网介绍说:“白色家电是合肥制造业的支柱之一,全国白色家电产业大约20%的产能在合肥,可以说它是我国白色家电制造的中心。此外,合肥近年来也向更多高精领域布局,包括京东方、长鑫、蔚来汽车、国轩高科等对高端精密加工需要很大的电池厂都在合肥建厂。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合肥对制造加工的要求会越来越高。而激光器这个正好能服务于这样一个精密加工行业,合肥的发展也为其带来巨大的机遇。加上国家鼓励科研人员通过不同的方式为国家制造业贡献自己的力量,基于这样一个背景,以国家科研人员为核心的华创鸿度应运而生。”

亮相光博会:集中研发优势力量 聚焦高功率皮秒激光器

初次参加光博会,华创鸿度带来了3款最新研制的固体激光器皮秒激光器,功率分别为50W、70W、100W。束庆邦介绍说:“华创鸿度的几款激光器具有平均功率高、单脉冲能量高、使用普通纯净水冷却的特点,其中100W的皮秒激光器单脉冲能量高达200uJ。而与一般需要用去离子水冷却的激光器相比,使用普通纯净水冷却能够大大简化客户的维护流程,降低后期成本。”

华创鸿度展出的100W皮秒激光器

图片来源:华创鸿度

目前固体激光器市场应用数量更多的是纳秒产品,但也正因为数量更多,所以竞争更为激烈。束庆邦认为,对初创公司而言,更应该集中精力建立差异化优势,而不是在一个较为成熟的市场去进行同质化竞争。他表示:“在纳秒激光器领域,我们主要是针对客户进行定制化开发,但短期内不会推出标准化产品。我们把更多精力投入在推动皮秒激光器往大功率发展。”

华创鸿度的核心创始团队均来自国家科研院所,在激光领域有着深厚的技术积累,参与过一些尖端的国家项目,而这些科研积累在走向工业市场后也转化为强大的研发实力。束庆邦表示:“一般激光器企业的研发周期在3年左右,而到公司品牌被市场认可还需要3-5年的时间。我们基于过去在科研院所里做的积累,集中优势力量进行技术攻关,使得产品研发周期大大缩短。”

初创之路:接连克服各种困难 志在突破核心技术

作为一个初创的科技企业,华创鸿度面临着一个个挑战,最初的难题便是团队建设问题。尽管合肥这几年高度重视制造业发展,也培育出较为完整的应用市场,但从事激光行业的人才太少。华创鸿度是合肥第一家超快激光器制造企业,缺乏现成的可用之人一定程度上延缓了公司的发展速度。

但技术研发是个急不来的工作,既然没有现成的人才,那就自己培养。束庆邦回忆说:“那时候基本上所有的人员都是我们手把手教出来的,这个过程比较漫长。但也有好处,因为员工的成长轨迹跟公司的成长轨迹是一致的,他们熟悉公司发展的全部过程,也在这个过程中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大大加强了我们技术团队的凝聚力。”

图片来源:华创鸿度

当技术队伍建立起来,全力推进产品化的时候,一场席卷全国的新冠肺炎爆发,给华创鸿度带来新的挑战。束庆邦说道:“疫情对我们最大的影响是在供应链上,我们的机机械加工和光学加工都受到很大影响。在三月份最夸张的时候,所有的机加厂都在做口罩机,而我们的光加配套商全都在做测温枪镜头,我们的研发工作因为缺乏基础材料几乎陷入停滞。原本我们计划在三月底完成产品落地,供应链的延期使我们差不多在五月份才把产品做出来。”

除了团队建设和疫情影响研发周期外,束庆邦还提到了国内激光企业普遍面临的难题:“由于中美关系的变化,某些领域上国外的技术封锁给我们带来很大压力。比如我们购买一些测试设备,包括光谱仪等,供货周期比以前长,手续也更麻烦,甚至有可能有一天这些产品都不卖给我们。对此我们要有心理准备,也要做好应对措施。在种子源和泵浦源上,国内也与国外有较大差距,如何产生高质量的种子光是国内企业需要花很长时间去解决的问题。但种子源国产化也是一个必然趋势,华创鸿度也在种子源方面有所布局,力求在核心器件上取得突破。”

展望未来:提高产品性能与品质 助力中国制造走向高端

提及未来的发展方向,束庆邦总结为:提高功率和频率,降低脉宽和价格。他进一步解释说:“我们现在主要的布局方向,首要做的就是进一步完善和稳定我们的工艺,使我们的功率水平可以再提高。现在我们在实验室里已经能够实现300W的输出,但还不能实现工业应用,我们面向工业市场的最高功率是150W,我希望几年后我们能够把功率水平提高到200W、300W。”

除高功率外,更窄脉宽的应用也是一个重要的方向。束庆邦表示:“从应用工艺上看,飞秒激光器的加工效果更好,从中可以看出更窄脉宽的激光器未来会有更大的应用前景。但目前主要还是因为价格问题,制约了飞秒激光加工的发展。我相信等技术更加成熟,价格进一步降低,将会带来飞秒应用的普及。”

值得一提的是,束庆邦提到的降低价格,并不是直接降低产品售价,靠低价获得市场,而是指通过优化产品的稳定性、集成度设计等,减少后期维修,从而降低用户使用产品的整体价格。实际上这不仅仅是华创鸿度的发展方向,更应是所有激光企业应走的路:用更好的产品品质、更低的维护成本,共同推动中国制造走向高端、高质。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